专访陈俊华 一位具有独特艺术魅力的歌唱家[组图

时间:2019-04-14 19:08       来源: 未知

  中国网讯 前不久,一首京味十足的歌曲在北京的朋友圈刷屏,且连续三周占居寰球汽车音乐排行榜“热播剧”榜首;原来,这首歌就是《正阳门下小女人》的片尾曲《笑潇啸》,演唱者是女高音歌唱家陈俊华。近日,记者在北京好友的工作室恰逢陈俊华女士。

  “我们都喜欢听您在《正阳门下小女人》里唱的那首片尾曲《笑潇啸》,我还在车里跟着广播哼过,但就是唱不准,好多人都反应这歌很难学呢!”记者开门见山。

  陈俊华笑道:“这是一首京味十足的歌儿,要晃着听才有味道,唱起来的确有点儿难,因为所有的节奏都不在正拍上,但真的是很好听。”

  说起陈俊华与《笑潇啸》的缘分,不如说是她和作曲家卞留念彼此信任的成果。那次,她去上海演出,刚下飞机就接到卞留念的电话,说让她马上回京录首歌。当天活动结束,她就赶最后一次航班回到北京。次日一早赶到卞留念的工作室,看过谱子,她觉得这歌好听,不好唱。不仅节奏不在正拍上,并且为了突出“京味儿”卞留念加入了弦子、京胡、曲牌等元素,这就要求演唱者既要有扎实的戏曲功底,又要有丰富的音乐感知力,还要能够深刻领悟作品中卞留念想要的那种“京味儿”。

  作为东方歌舞团曾经的老同事卞留念深知陈俊华的驾驭能力,他跟导演力荐陈俊华演唱这首歌。陈俊华也无需多说,将自己几十年的北京生活感悟和所有的艺术积淀倾情融入卞留念作品的旋律,用心灵去感知和还词曲中所营造的情境,用卞留念的话来说,她能把我歌里的小味道和那个年代的小感觉唱得非常到位。陈俊华却说,直到这首歌录完她都不知道这部戏的名字,更不知道是否被选用。等陈俊华出国归来第二天,这部戏开播她才知道这首歌《笑潇啸》成了《正阳门下小女人》的片尾曲。她看了两集,觉得戏很好看,就开始追剧了。

  《笑潇啸》的火不是偶然,它不仅印证卞、陈组合的艺术实力,更印证了导演与作曲家的识人慧眼。有人说是《正阳门下小女人》的热播火了片尾曲《笑潇啸》,也有人说是《笑潇啸》片尾曲的流行,让更多的人想看这部戏,或许二者兼而有之!而在记者看来,恐怕是剧组的匠心策划和宣发的技高一筹吧!

  陈俊华生长在陕西安康平利县一个美丽的小镇,这里是古代秦楚交界的汉江流域,是中国古文明的发源地之一,也是孕育了国家戏曲古化石、首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汉调二簧的摇篮。陈俊华母亲是这里县剧团的戏曲演员,汉调二簧也就成了陈俊华的胎教,也伴随着她的成长。当时的县剧团被乡亲们亲切地誉为“扁担剧团”,她十岁就成了小演员,经常跟剧团爬山涉水送戏下乡。15岁那年,陈俊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西安音乐学院,可县剧团怎么也不肯放她这个台柱子;等到她有机会再次报考西安音乐学院时,巧遇兰州军区招文艺兵,为了实现自己的歌唱梦想她又优异的成绩考进兰州军区。

  在部队的大熔炉里,陈俊华的艺术才能再一次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她先后荣立二等功、三等功,为所在部队赢得了诸多荣誉。陈俊华追求艺术的脚步从未停歇过,由于她戏曲功底深厚、能歌善舞,被东方歌舞团团长王昆收为麾下。在王昆的悉心指导下,陈俊华的演唱水平迅速提高,1988年她荣获“全国民歌青年歌曲电视大奖赛”民族唱法二等奖,成为团里的新台柱。只要有特别难以掌握的歌曲,大家都会说:给华子(陈俊华),她肯定行!跟着东方歌舞团,陈俊华这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姑娘得到业界和无数观众的认可;无论是国内巡演,还是出国访问演出陈俊华都会不辱使命,成为业内公认的实力派歌唱家。

  回忆往事,陈俊华感慨地说:“是家乡的水土养育了我,那里是我艺术生命的根。东方歌舞团之于我而言,有如人格与艺术的袈持,那种对艺术水准的严苛与开放的全球视野,让我在探索艺术道路上受益终生;这位引路人就是我的恩师王昆先生。如果说父母给了我生命,而王昆老师则给了我整个世界!”

  2011年12月20日,对陈俊华来说是她艺术生命中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作为庆祝中奥建交40周年及推动中奥文化交流的重要活动,陈俊华接受奥地利国会议长普拉默的盛情邀请和亲切接见,在奥地利国家音乐厅举办“华之韵”个人音乐会。这是中国歌唱家第一次在这里举办个人音乐会,与中国观众熟知的维也纳金色大厅相比,奥地利国家音乐厅更有官方和庄重的意味。

  当晚,陈俊华与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范竞马、著名指挥家邵恩及其执棒的斯洛文尼亚广播电视交响乐团,以及颇负盛誉的卢布尔雅那大学合唱团、欧巴拉.科佩尔混声合唱团等组成强大的演出阵容,观众充分领略了时尚与古典、民族与国际完美融合的中国民族音乐。

  陈俊华深厚的艺术修养和演唱功力深深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她演唱的《绒花》、《藤缠树》、《蝶儿飞》使观众领略了中国传统歌曲的魅力,她带来的家乡特产汉调二簧《汉水游女》、陕南民歌《郎在对面唱山歌》让世界知道了中国有个陕西安康,知道了平利。特别值得称谓的是,在演唱著名作曲家关峡的交响、幻想曲《霸王别姬》和《大地安魂曲》时,她那极富感染力的独特音色与交响乐融合在一起,穿越时空,将观众带入独有的精神境界;此时的歌者、指挥者以及演奏者都进入到一种空前的创作状态,所有的情感、技艺都化作汗水、泪水、甚至连一声叹息都融化在这美妙的音乐里,感动着自己,感动着观众……

  演出结束时,大家还沉寂在这震撼心灵的乐曲中。现场观众纷纷竖起大拇指,被感动的热泪盈眶的人们久久伫立不愿离去。一位奥地利观众激动地说:“我特别喜欢陈俊华演唱的

  《大地安魂曲》选段《天使之翼》,能够感受到她是用真心真情在演唱,这是美好的享受。”

  一直以来,陈俊华在坚持演绎民族音乐的同时,也在大胆的尝试将年轻人喜爱的R&B、Rock等具有时尚风格的音乐融入传统经典。她从九十年代就开始运用现代音乐来演绎唐诗宋词了。然而,艺术的发展需要时间和土壤,初期的尝试是艰难的,甚至是可以说是痛苦的。

  直到2001年陈俊华的《蝶儿飞》在布达佩斯21世纪国际艺术节上获得最佳演唱奖时, 她才深切感受到自己酝酿已久的古曲新唱的春天到了。

  陈俊华开始在音乐圈内寻找新锐作曲家,且不带任何禁锢来创作她的唐诗宋词演唱专辑。她邀请浮克、捞仔、张宏光等几位作曲家创作了《游子吟》、《忆江南》、《相思》等作品,投入20多万制作了一版;后又邀请“光头李杰”创作了《竹枝词》等作品,又历时三年,投入百万精心打磨;并在中国唱片总公司副总侯军的支持下,终于在2004年底出版了首张唐诗宋词演唱专辑《华之韵》。这张至今仍不失为精品的《华之韵》一问世就被一抢而空,甚至脱销了很长一段时间。此后,一大批国学经典歌曲陆续在中国歌坛涌现。陈俊华也陆续出版了更多不同风格的专辑,拿到唱片界最高奖项——金唱片奖。

  陈俊华说:“唱歌是她一生最快乐的事,学无止境。她还要加强学习和完善自我,创作和演唱出更多的国粹精典,唱响时代主旋律作品,更好的为人民服务!”

  陈俊华陕西安康平利县城关镇人。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中国优秀青年演员民族声乐、器乐研究生班。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青年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文化部机关青联委员、共青团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委员。

  陈俊华嗓音清纯甜美、明亮柔和、行腔委婉动听,舞台表演具有深切感人的艺术魅力。善于演唱中国民歌、地方戏曲及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民歌,因其能歌善舞曾连续10年入选参加文化部春晚,连续5年参加中央电视台春晚,并多次在中央电视台音乐电视大赛中获奖。她应邀参加王昆、刘炽、施光南等老艺术家和作曲家的音乐会。曾为多部电影、电视剧配唱主题曲,如《水浒》、《粉墨奇冤》、《黄河人》、《郑培民》等。

  近年来,陈俊华到美国、加拿大、奥地利、澳大利亚等十几个国家进行访问演出;澳门回归期间作为唯一一位中国歌唱家受到葡萄牙总统的接见,被誉为“亲善大使”;并多次国际比赛中获奖。

  个人专辑:CD《花开在春季》、《华之韵》、《山花烂漫》、《渔舟唱晚》; DVD《蝶儿飞》MTV《蝶儿飞》、《歌飞大西部》、《泪蛋蛋》、《梅花吟》、《钗头凤》;古诗词MTV《忆江南》、《竹枝词》、《相思》、《游子吟》等。